SAT为什么必考「伟大文献」?

2020-02-06 21:57:43来源:网络

  SAT究竟为什么要考一篇“伟大文献和全球对话”

  2016年经过重新设计的新SAT必考一篇“伟大文献和全球对话”。有时候CollegeBoard觉得一篇还不够虐,就会给考生来两篇。那么SAT为什么要考这种看起来已经没有实际用途、有点像我国文言文的文章?我们觉得主要有以下2个原因:

  1.增大考试的难度和区分度

  大家知道,SAT语法部分的文章是专门为考试撰写的,而SAT阅读部分的文章全部是真实的已出版的文章。SAT又强调整张卷子阅读部分的五篇文章要有难有易。当代的文章容易读懂的多,难读懂的少。

  距今越久远的文章,就越有可能出现较难的词汇和句法。选一篇伟大文献,既可以保证一张卷子里阅读篇章难度的多样性,也可以提高考试的区分度,有利于选拔出最优秀的学生。

  于是,CollegeBoard在2016年决定放弃老SAT的GRE式句子填空题(侧重考查偏词难词)这种题型的同时,悍然引入 “伟大文献和全球对话”。此后的几年直到今天,伟大文献就成了让大部分SAT考生头痛的一道难关。

  包含一篇伟大文献,也是SAT阅读显著区别于、难于ACT阅读的一个原因。伟大文献提高了SAT作为一种考试产品的品牌识别度。

  2.让考生适应大学课程的阅读难度

  SAT考试的主要目的之一是帮助高中生提高college readiness,就是让高中生做好上大学的准备。而大学课程和高中课程的主要区别之一是大学课程对阅读的量要求大,阅读材料难度也大。

  有些课程的难度要大过SAT所考查过的最难的伟大文献。从另一个角度看,被SAT列为伟大文献源头的美国《宪法》和《联邦党人文集》,只是美国这个国家伟大文献的源头,而不是全世界伟大文献的源头。

  和一些更早更经典的文献比起来,美国《宪法》就不算伟大文献的源头了,而只能算是18世纪的美国晚辈在和1215年《大宪章》、苏格兰启蒙思想家、古希腊哲学家在进行“全球对话”。美国名牌大学的一些通识课,是要求学生由美国追溯到欧陆进而追溯到古希腊,读苏格拉底、柏拉图、修昔底德原著的。

  而且,越是一流的大学,就越会将这些通识课摆在基础和必修的位置。CollegeBoard是一个使命驱动的非赢利组织,它的使命就是选出最适合的高中生去上大学,并且让这些考生不要进了大学却完成不了大学课程所要求的阅读任务。考上大学以后,是要学伟大文献里的,所以SAT也要考伟大文献。

\

  SAT“伟大文献”

  选文的范围和特点

  SAT伟大文献选文的标准首先是质量高。巴黎市塞纳河畔有个先贤祠,建于1791年,是永久纪念法国历史名人的圣殿,伏尔泰、卢梭、雨果、左拉、大仲马、居里等人就埋葬在那里。至今有72位对法兰西做出非凡贡献的人享有这一殊荣,其中仅有11位是政治家。

  美国的SAT选伟大文献和法国的先贤祠选人有点类似,只看文章本身质量和文章曾经起到的作用和做出的贡献,不看文章作者的政治地位。SAT不会因为哪位国父的官大就选哪位国父的文章出题,而是因为文章本身写得好才选,所以我们在SAT考试中遇到华盛顿的文章的概率比较小,即使遇到也是汉密尔顿代写的(《华盛顿告别演说》)。

\

  “伟大文献”名副其实,不是比较伟大的文献,就不会被SAT拿去出题。我们考生可以放心,在SAT中遇到的伟大文献,都是值得一读甚至反复咀嚼的佳作。

  同时,SAT在官方指南中强调某些文献(如《联邦党人文集》)的根本性和重要性,喜欢选一些擅长写作又爱写信的国父的文章来出题,如富兰克林,已分别在16年6月北美卷、16年12月北美卷和19年3月亚太卷考了三次,又注意照顾到作者和文章的多样性。

  所以迄今为止虽然考了两次汉密尔顿的文章(17年6月北美卷和19年8月北美卷),但直接从《联邦党人文集》中出题的情况却是一次都没有。

\

  根据我们的观察,SAT伟大文献的选文来源其实比自然科学文(大部分来源于当代科普杂志)更丰富,有重点要点(时间上以美国建国的头一百年为主,内容上以《联邦党人文献》为基本材料,难度上以梭罗、爱默生、惠特曼等19世纪美国本土思想家、作家为标杆);也涵盖一些不那么有名的历史人物所生产的文本;兼顾文章体裁的多样性(报刊文章、演说和书信)、题材和话题的多样性(略偏爱奴隶制、女权)和作者职业的多样性(政治家、作家、哲学家)。

  《TD版极简白话伟大文献》

  在2019年选了哪些文章

  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我们开始编写《TD版极简白话伟大文献》。在编写时,我们斗胆试图捕捉到命题人的一丝一缕思路,在材料选择上坚持做到严而精,在内容上坚持原创。

  “伟大文献和全球对话”卷轶浩繁,我们希望经过精心遴选和整理,在尽量做到通俗易懂的同时,体现SAT所考查伟大文献的广度和难度,以“文献文本英汉对照+背景介绍”的形式给考生提供一个较为清晰的脉络,帮助考生管窥SAT伟大文献的全貌。经过小半年的努力,我们已经完成了以下十二篇材料。

  杰斐逊就职演说(by 托马斯·杰斐逊)《常识》选段(by 托马斯·潘恩)《关于反对给基督教教师发津贴的声明》(by 詹姆斯·麦迪逊)《布鲁图第1篇(反联邦党人文集)》(by 罗伯特·雅茨)《南方的奴隶制度是一种进步的善》(by 约翰·卡尔霍恩)《罗伯特·海恩和丹尼尔·韦伯斯特的辩论》(双篇)(by 罗伯特·海恩&丹尼尔·韦伯斯特)《美国是怎样一步步走向分裂的》(背景知识综述)《华盛顿告别演说》(by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关于美国是否应该加入“国联”的辩论(双篇)(by 伍德罗·威尔逊&老亨利·卡波特·洛奇)《好邻居政策演说》(by 富兰克林·罗斯福)《亚当斯论君主制》(双篇)(by 约翰·亚当斯&本杰明·拉什)《1854年逃奴缉拿法》和《爱默生1854年论逃奴缉拿法》(双篇)(by 拉尔夫·瓦尔多·爱默生)

  从文章作者来看,六位主要的国父一人一篇,19世纪“三巨头”中擅长演说的两位一人一篇,威尔逊总统和罗斯福总统一人一篇。对于中国学生比较熟悉的篇目我们没有选(如林肯《葛底斯堡演说》。也兼顾了书信、演说、报刊文章等几种主要体裁。

\

  从题材来看,对宗教宽容、独立战争、党派之争、奴隶制、对外政策等话题都有涉及。另外通过一篇近万字的背景知识综述(《美国是怎样一步步走向分裂的》),将零散的珠子串成项链,梳理了美国从建国到内战爆发约一百年的历程。

  从所选文章的年代来看,主要以美国建国后头一百年的文章为主,最晚到1930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出现的文章暂时一篇都没有选。这是因为在“伟大文献和全球对话”中,属于“全球对话”的文章距离今天较近,文字一般相对浅易,对考生来说不是那么intimidating。

  对这一点,参加了最近三次SAT考试的考生应该有较深的体会。2019年10月北美卷(当代经济学家弗里德曼的书)、12月亚太卷(杜鲁门的文章)和12月北美卷(里根的文章)接连三次在伟大文献上考了二战后的文本,应该说难度比19年5月亚太卷(西奥多·罗斯福的文章)和19年8月北美卷(汉密尔顿的文章)要低多了。

  有人可能会说,虽然文章不难,但题目可能出得难。确实有这样的情况存在,但不要忘记SAT是一个对阅读速度也有较高要求的考试,伟大文献如果考的是二战以后的文章,毫无疑问将为考生节省出宝贵的几分钟。

  我们编写TD版极简白话伟大文献的时候,也是希望迎难而上,尽量给考生雪中送炭,不选一些难度较低的材料。爱因斯坦说过,他看不上那些在进行科学研究时总是选一块最薄的木板钻洞的物理学家。

\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选了4个双篇。选单篇不是很难;选出两篇适合SAT难度的文章来组成一个双篇,不是很容易。这已经不像是一家留学语培机构做的事,倒像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某个课题组在申请社科基金课题《妥协的艺术——基于文本的美国早期体制和决策发展研究(1775-1854)》。

  从读者的角度考虑,我们是统一按照逐段英汉对照的格式编排;对于像《华盛顿告别演说》这样篇幅特别长的材料,我们给自然段编了序号,便于读者阅读和查找。

  最后,我们也不讳言,从略微功利的角度来说,选取的文章都是迄今为止还没有在SAT中考查过的篇目。

  《TD版极简白话伟大文献》

  在2020年会增补哪些文章

  2019年,我们初步搭起了《TD版极简白话伟大文献》的框架。不断自我改进革新是“TD北美留学进化论”所信奉的原则之一,2020年,我们将增补数篇材料,使现有版本变得更硬核、更丰富。

  一般来说,19世纪政治家写的文章难度是intimidating级别,18世纪诸国父的文章难度是daunting级别;一些17世纪的文章或一些哲学家写的文章难度是nightmare级别。

  下一步我们将查漏补缺,补全目前缺少的女权等题材,并且和考生一起啃一啃约翰·斯图亚特·穆勒(John Stuart Mill)、约翰·洛克(John Locke)、埃德蒙·伯克(Edmund Burke)这些nightmare级硬骨头。

  希望我们的点滴努力可以帮助考生战胜看起来insurmountable的“伟大文献”,成为考场上invincible的勇士。


SAT备考指南:技巧点拨,赢在备考起点-0元抢

精品SAT课程,梳理全科重难点

本文关键字: SAT

微信扫描二维码 回复【SAT】

阅读讲义|可汗学院SAT真题|联想词汇

更多资料
更多>>
更多内容

可汗学院新SAT题目完整版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回复【SAT】

更多>>
更多公开课>>
更多>>
更多资料